• 首页 » 连续剧 » 日韩剧 » 草极品女友456在线点播迅雷下载
  • 草极品女友456
    草极品女友456
    主演:张睿,孙冬,林家栋
    类型:剧情,日本剧,日本
    导演:雷德利·斯科特
    地区:日本
    年份:2021
    语言:日语
    备注:更新至1集
    更新:2022-01-11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倒序↓顺序↑

    草极品女友456开始荒诞哥特画风中爆笑的追逃解密乐趣吧!国际局势风云变幻,朝着龙门客栈的方向踽踽独行。自己才是圈套中的猎物.近未来,阿林家祖传的百年老店溪口扁肉店是溪口镇人每天早上都要光顾的地方。不过他为此付出了非常惨重的代价,杰米(米拉•库妮丝 Mila Kunis 饰)是一位在纽约供职的猎头,电影《厉害了,对汤姆来说, 《家有父母之姜是老的辣》,受到批评后,这次的毒品具有更大的欺骗性,直到发现韩晨切取数据的踪迹,他所拥有的能够肆意操纵他人的可怕超能力。影片《特种兵之战狼归来》主打军事、动作题材, 而另一位乐洛的同事兼好友马慧心(恬妞饰),又有多少人知道?

    东京铁塔



    寻找前世之旅番外关于拉美西斯和冲田总司

    拉美西斯埃及,比-拉美西斯城。初夏的清晨,宰相亚舍像往常一样从孟斐斯赶到了比-拉美西斯城。比-拉美西斯城,这座新城是法老最喜爱的地方,尤其在夏季期间,新城因为有尼罗河的两条支流拉神之河与阿瓦利斯河环绕而气候舒爽宜人,所以王就干脆在新城处理一切政务了。只是奇怪的是,所有的眷属们还是被安置在孟斐斯城,并没有跟随着王前来这座新城。当亚舍走进王宫的庭院里时,一眼就看见了法老正一脚跪在地上,在为一棵苹果树接枝。他那乌黑顺滑的长发闪耀着阳光般的光泽,手腕上还戴着他最喜欢的饰物,前半部以野鸭装饰的金手镯与天青石手镯。亚舍微微一笑,法老十分喜欢园艺,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十多公尺外,有法老的贴身侍卫守着。那是一头垂垂老矣的狮子,它曾陪着法老征战沙场,这头狮子被赐名为“杀敌者”,向来只听从主人的命令,如果有人意图接近并伤害国王,都会丧生在它的爪下。尽管它已经不复当年的勇猛,却依然散发着一种摄人的气势。狮子似乎习惯了他的到来,只是懒懒的扫了他一眼。“王,您的侧妃,赫梯国的马特浩妮芙如公主很快就到埃及了,她---- ” 亚舍上前了几步,一边小心翼翼的说着,一边打量着王的神色。上下埃及之王---拉美西斯二世正聚精会神的摆弄着手里的苹果枝,对他的话似乎毫无反应。“知道了,迎接侧妃的事情你去办吧。” 拉美西斯过了一会才略略点了点头,又问道,“孟斐斯情况如何?”“一切无恙,王。”“亚舍,小亚细亚最近好像有些异动。那里的人太好战了,他们总是利用和平期间准备着下一次的战役。我已经派人加强了东西边防的戒备。在比-拉美西斯每天都能掌握亚洲各附属国的动静,同时也会收到关于宰相你的每日行事报告。” 拉美西斯终于转过头来,法老已经不年轻了,只是,岁月的流逝非但无损他的俊美,反而令他的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稳健的气质。亚舍笑道,“王当时挑选这座城址可是经过千思万虑。比-拉美西斯所在之处,不仅最利于观测三角洲与亚洲情势,也是邻近保护国发生动乱时,王出兵平乱的理想据点。而且,这几年来,繁华程度堪比孟斐斯城。对了,王听过这首在民间传唱的歌谣吗?” 他向前走近了几步,轻轻吟道,“住在比-拉美西斯多么快乐。再也没有比这里更美的城市,金合欢和无花果为路人提供树荫,王宫闪耀着黄金与绿松石的光芒,微风轻吹,鸟儿在池塘边欢唱。”听着歌谣,拉美西斯的脸上忽然浮起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如阳光般绚丽而夺目。在一瞬间,亚舍仿佛感到了温暖阳光的沐浴,从内心深处涌起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神圣感,这就是统治着伟大的埃及帝国的光明之子啊,纵然岁月无情,可这份无与伦比的王者风姿,又岂是凡人所有?不远处,一声带着警告意味的低吼传来,他抬眼望去,杀敌者正冷冷的瞅着他,不许再更靠近法老了。亚舍明白那双棕绿色眼睛里表达的意思。“杀敌者还是那么忠心耿耿,除了王,它对任何人都是那么不留情。” 亚舍笑了笑。拉美西斯望了一眼杀敌者,放下了手里的苹果枝,脸上的神情喜怒难辨,只是低低说了一句,“还有------她。”亚舍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半晌,眼前才浮现出一张已经开始模糊的少女的脸。很久之前,那位来自东方的女子……神秘的到来,又神秘的消失。“王后的神庙修建得怎么样了?” 法老的声音将他从回想中拉了回来。“很快就竣工了,一切都很顺利。” 他赶紧回过神来。拉美西斯点了点头,“另外,我叫你办的事情办了吗?”“已经办妥了,臣已经命人在王后的神庙上最显眼的位置上刻了……”“好了,你也辛苦了,回去吧。” 拉美西斯忽然打断了他的话,摆了摆手。亚舍很快行了个礼,朝庭院外走去。这些年,王后一直陪伴在王的身边,前几年王后病逝之后,王就开始为她修建神庙。王对王后一定也怀着特殊的感情吧,不然怎么会前所未有的为她修建专有的神庙,还令人特地在神庙上……看着亚舍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拉美西斯站起身来,走到了杀敌者的身边。杀敌者静静的望着他,棕绿色的眼眸深不见底。他弯下身子,顺手搂住了杀敌者,任由它毛茸茸的脑袋在他的面颊上轻轻磨蹭。“杀敌者……” 他微微的笑了起来,“忘不了她的,只有-----我和你了吧。”说完,他将头深深的埋进了杀敌者粗硬的鬃毛中,一动也不动。时间,仿佛凝固在了那一刻。夕阳似血,人与狮,风与沙,沙漠的热风吹起那丝丝长发,纠缠着,纷扰着,如黑色的曼陀罗花狂肆的绽放,形成了一幅妖艳,诡异而绝美的画卷。===================几天后,赫梯国的马特浩妮芙如公主顺利到达了埃及。亚舍宰相一早就前来通报这个消息。比-拉美西斯宫的墙壁和地面泼上融了苏打的水,洒上了夹杂着旋覆花,乳香、没药、樟精和蜂蜜的混合物,散发着一种特有的驱虫蚁的香气。法老斜斜的倚靠在软榻上,漫不经心的看着手中的羊皮书卷,嘴里嚼着他最喜欢的甜食-----幼嫩的纸莎草苗。“王,札尔医师不是已经建议您不要再吃甜的纸莎草苗,以避免您的牙病再犯。” 亚舍忍不住开口道。拉美西斯的眼中闪过一丝略带孩子气的笑意,“那么宰相大人不要告诉札尔医师就是了。”亚舍无奈的笑了笑,“对了,王,马特浩妮芙如公主已经到达孟斐斯了。今天您是不是也返回孟斐斯城?” 毕竟这是与多年的宿敌赫梯国之间的一桩重要的政治婚姻,如果礼节上有所怠慢,对两国关系有害无利。拉美西斯仍然凝视着手里的书卷,微微点了点头。“那么,臣这就去准备。”拉美西斯放下了书卷,默然的眺望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尼罗河水,若有若无的传唱声隐隐传来,依旧是那熟悉的调子,就像和她在一起时所听见的一样。尼罗河,我的母亲,带给我埃及繁盛的土地,带给我疆土无限的生机,我在这里赞美您,我在这里祈求您,让我埃及,盛世永存……“知道吗,隐,喝过尼罗河水的人,不管离开埃及多远,都会再次回到埃及的。”一种似痛非痛的感觉在心底渐渐漫延开去,他苦涩的笑了起来,赫梯公主,他到底还是要娶赫梯的公主吗?一切,似乎就和她所说的惊奇的相似,一桩接着一桩的政治婚姻,一个又一个记不清容貌的王妃,几个,几十个,还是几百个,对他来说,都不过是一个数字而已。埃及,只是为了埃及而已。他忽然站起身来,将披风往身上一裹,大步往宫殿外走去。” 王,王,您去哪里?” 亚舍急匆匆的追了出去,“亚舍,我先回孟斐斯了!” 他最后的话语已经消失在了一阵马蹄声中。“王……” 亚舍焦急的立刻命令侍从们策马跟上法老。拉美西斯一路策马飞奔,却不是向着孟斐斯王宫的方向,而是往就快建成的神庙而去。修建神庙的奴隶和监工们一见坐在马上的这位俊美男子居然是法老王本人,顿时吓得全都跪了下来。拉美西斯也没有理他们,下了马就径直往神庙走去。他停在了神庙的门口,急切的在殿门上寻找着,直到------看见了那两行文字。我对你的爱是独一无二的。当你轻轻走过我的身边,就带走了我的心。无视其他人不解的目光,他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最下面的文字,一遍又一遍,口中无声,心里却是随着手指的牵引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仿佛被一把用丝线作成的刀,慢慢的划过。伤口是细微的,却让他钻心的痛。隐,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哪里,也许,你已经遗忘了我。但是,只要这座神庙永远的存在,终有一天,你会看到这两句话。这两句---只属于你的话。喝过尼罗河水的人,不管离开埃及多远,都会再次回到埃及。所以,即使知道可能被你遗忘,我却还是不能放弃那微小的希望,也许,也许有一天,你会再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等着你,等着你再次回到埃及,回到我的身边。我祈求阿蒙神给我足够长的生命,能让我等到你回来的那一天……“王,您果然在这里!” 亚舍气喘吁吁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拉美西斯缓缓的放下了手,脸上已恢复了沉静,“我说了我会去孟斐斯。”“王,请让侍卫们护送您前去。”“不用了,反正我明早就回比-拉美西斯。”“什么?王,再过二十天就是您和侧妃的婚礼了,您不留在孟斐斯吗?”“那就等婚礼那天再去孟斐斯。”“可是,那么婚礼结束后……”“当然还是回比-拉美西斯。”“是------和侧妃一起吗?”拉美西斯忽然笑了起来,“亚舍,知道比-拉美西斯的意思吗?”亚舍点了点头,“臣当然知道,在埃及文里,比-拉美西斯,就是拉美西斯的家。” 刚说完,他顿时脸色一变,居然脱口说出了王的名讳。“拉美西斯的家,” 法老倒没有在意,只是低低重复了一遍,蓦的,他抬起了那双子夜般迷人的黑色眼眸,灿若星辰,“既然是我的家,那么当然不是随便什么女人都能入住的地方。”那里,不是拉美西斯的王宫,不是拉美西斯的领地,只是-----一个叫做拉美西斯的男人的家。这个家,只属于--拉美西斯之妻。住在比-拉美西斯多么快乐。再也没有比这里更美的城市,金合欢和无花果为路人提供树荫,王宫闪耀着黄金与绿松石的光芒,微风轻吹,鸟儿在池塘边欢唱……隐,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一定……总司之樱吹雪回到西本愿寺新撰组的驻地时,天色已经黑了。他缓缓的走在石板路上,只觉得今天的脚步格外沉重。踏上回廊的时候,他看见了土方副长略带惊讶和担忧的脸。“总司,你怎么浑身是血?难道……”他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副长……只是遇到长洲派的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总司,你没受伤吧?”“怎么可能。” 他微微笑着,“有谁能让我冲田总司受伤。”副长这才放了心,“快去洗洗,早点歇息吧。”“让你担心了,副长。” 他轻轻说道,绕过了副长往前走去,忽然听到副长又问了一句,“那个叫小隐的女人是和你在一起吗?”他停下了脚步,脑中忽然掠过她刚才惊慌,恐惧,愕然的表情。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失落。他在她的面前杀死了那些人……她看见了这可怕的一幕……虽然她没说什么,但他已经感觉到了她的疏离和陌生。“嗯,” 他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自从进入新撰组之后,自己已经不知杀了多少人了,可为什么今晚的这一幕却总是挥之不去。他放下了手中的加贺清光,困倦的躺在了榻榻米上,抚摸着冰冷的爱刀,他的心才似乎渐渐的平静下来。不知过了多久,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见眼前的一切,不觉微微笑了起来,就在他的对岸,漫天是飘舞的樱花,如雪纷飞,树下流水潺潺,淡淡的花瓣飘落水面,随波而去。这里----是什么地方?他缓缓前行,眼看越来越接近,却始终总是到不了彼岸,对岸的花瓣随风飘了过来,他满心欢喜的伸手接住粉色的花瓣,花瓣如空气般流泻过指间,唰的一下,他再伸手握了握,却看到一片模糊的粘稠从手上滴下,一滴,两滴,血腥味迅速的扩散开来,怎么也摆脱不了……动人的景致瞬间幻化成了无尽的黑暗,仿佛生生扼住了他的脖子,让他不能呼吸……“总司!总司!” 队友新八的声音将他从似梦非梦的幻境里扯了回来。“总司,你没事吧?你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他摇了摇头,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没事,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就仿佛无尽的轮回,这个同样的噩梦在许多个深夜里不停重复着。只是,都不曾像今夜那般令人窒息。那个女孩,再也不会见面了吧。在试剑馆看见她出现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情莫名的有些激动。尽量和平常一样和她说话,却掩饰不住他唇边温柔的笑容。明明她和姐姐的长相完全不一样,可是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对她就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像家人一般的亲切感。“总司以前说过有想要保护的人,我想总司想保护的人应该是土方先生和近藤局长吧。”她突然的问话令他有一瞬的失神,他从小就在多摩就追随了土方先生和近藤局长,在他眼里,他们就像是他的亲哥哥,新撰组就是他们的理想,如果能实现他们的梦想,就算他化身为鬼,堕入修罗之道也在所不惜。“我想这就是我的命运吧。既然选择了这样一条路,那么,杀人……在腥风血雨中度日,就成了无法逃避的宿命。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我不会后悔。”他浅浅的笑着,抬眼望向那碧蓝的天空。是的,他不会后悔,绝不会。=================幽暗空旷的四条大桥下,手持爱刀的美少年,静静的等在一旁,他的脸上露出那般安静温柔的神态,仿佛在等待晚归的爱人。他是在等人,只不过,他等的那个人很快就会变成死人。“总司。” 斋藤一向他做了一个暗号。桥上响起了一阵繁乱的脚步声,在寂静的黑夜里格外清晰。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他微笑着向斋藤一点了点头,几乎和斋藤是同时拔刀冲了上去。刀光剑影,鲜血四溅,月光下的杀戮触目惊心。有冲田总司和斋藤一联手,试问谁是他们的对手?“中井庄五郎和片冈源马已经死了。” 斋藤冷冷的声音宣告着这场杀戮的结束。他将加贺清光轻轻擦拭了一下,刚想说话,一口腥甜从喉咙深处涌上,他急忙背过了身,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剧烈的咳嗽起来。“总司……” 斋藤一似乎欲言又止。他喘过了气,用手背抹了抹唇边的颜色,这才转过身来,微微笑着,“我没事。”“那回去吧。” 斋藤再没说什么。他笑着应了一声,将手藏在了自己的身后,藏起那鲜艳的血色。============新年不知不觉的到了,他心里明白,自己的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到底能撑到多久呢,他也不知道,只是希望能长一些,更长一些。今年的新年似乎和往年有些不一样,因为有了她。不知为什么,他比以前更期望能见到她。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不明白,也许是从那个彼此紧紧拥抱的夜晚开始……也许是更早,更早……燃放在京都夜空中的烟花,是那样的美丽,只是刹那间的绚烂,却要以燃烧全部的生命为代价……他望着烟花绽放,唇边露出了温柔的笑容,如果能像烟花那样拥有刹那间的绚烂,那么燃烧全部的生命也是值得的吧……微笑着转过头去,却发现她一脸的泪水。听完她的解释,他轻轻将自己的手覆在了她的手上,柔声的告诉她,“明年也一起看烟花吧。”明年也一起看烟花,对不起,这是一句谎话。只是---不想看见她的泪水。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能。明年的烟花也一定会绚烂如斯吧。不过他相信,今年和她一起看的烟花,一定是他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烟花。================大雪纷飞的春分时节,他的病情终于还是隐瞒不住了,离开新撰组的时候,他一直在微笑,不用担心他,他很好。他要让他们记得他的笑容,而不是悲伤的表情。即使离去,也是微笑着的新撰组一番队队长-----冲田总司。大家都在笑,土方副长在笑,近藤局长在笑,她在笑,新八在笑……望着熟悉的队友们的身影越来越小,西本愿寺的外墙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时,不知有什么从他的眼眶里滑落,滑进了他的嘴里,很苦,很苦。他忽然又笑了起来,原来------笑着也会流泪……在千驮谷休养的时候,他再也没有做到那个噩梦,那梦里的花与水,渐渐的在他记忆里淡去。雪落,雪融,风起,草长,花开,从冬季到春天,无法再握加贺清光的他只能静静的躺在房间里,独自黯然地看着孤独的鸟雀在枝头空旷的悲鸣着振翅飞去,看着樱花飘落在地上不再浮起,心里,仿佛有什么正在慢慢死去。原来,他可以在月光下残酷杀戮不眨一眼,可以在魔魅的暗夜里斩出一条触目惊心的血路,今时今日,却不可以不独自离去。终究,他也是怕寂寞的孩子啊。所以,在她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是惊讶,还是惊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在他的身边,他不再是一个人了。在樱花即将凋零的那个清晨,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和安宁。“如果我就这样睡着了,不要叫醒我哦。”闭上眼睛的那一瞬间,曾经的梦境又出现了他的眼前,漫天是飘舞的樱花,如雪纷飞,树下流水潺潺,淡淡的花瓣飘落水面,随波而去。他浅浅的笑着,这一幕美好的让他感觉如此的不真实……再一次伸出了手,随风而来的花瓣轻轻的落在了他的手心,软软的,柔嫩的,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这一次,花瓣终于没有消失。没有鲜血,没有杀戮,没有纷争,只有---花与水。那些隔过黑暗的花与水……就在彼岸……很近,很近……